多起外送员人身事故引发劳动检查,官商各持雇佣或承揽的两极见解。不单单劳雇属性,对于电商平台媒合商家、人力、空闲资源与消费者需求的共享经济模式来说,税事的模糊空间更是困扰。

据AG真人平台观察,共享经济的电商模式,不仅美食外送平台,国内不少业者也建立各种专业人力仲介(长照人员)、一般劳务(打扫、代驾、送货)、媒合活动场地、停车位等等,遇到的税务症结大多一样,不外乎是发票开立方式-以消费全额,抑或代收转付差额?餐厅或外送员没有发票,平台业者怎么报销成本、费用?这些税务细节没处理好,动辄搞到无利可图、贴钱缴税,甚至遭误认逃税,着实冤枉!

举例来说,消费者透过某美食平台订购300元早餐外送,另加30元平台使用费,美食平台共向消费者收取330元,平台商按餐费抽三成,转付210元给早餐店。

若按消费全额开立发票给消费者,应报缴15.7元营业税;相对地,若改按抽成与使用费合计120元,净额开立发票,应缴税款降为5.7元。

总额开发票情况,若合作店家是开立发票的营业人,美食平台取得进项发票扣抵,虽不影响应纳税额,但报税作业相当繁琐。而且,事实上不少合作店家是免用统一发票的小规模营业人,平台商会因没有进项凭证,被迫自行吸收掉中间差额的10元营业税,更别说虚胖的营业额连同费用扣抵上限(查准限制普通收据不得超过营业费用3%),虚增的营业税、营所税负最终可能吃掉三到五成的营业毛利!

固然平台商可主动与税局沟通,申请比照代收转付模式,以收付净额开立发票,避免赔钱缴税。

然而,平台商个案申请,每案往往耗时一到两年才有解释结果,其间积压的营运资金、不确定的税务风险,对境内、境外电商来说,在在也是难以承受的负荷。

我们认为,分享经济的新创模式虽各有特色,仍可按劳务、物流及金流,简要分为三种模式:(1)由平台商直接向消费者提供服务,收取全额费用后,指派旗下签约业者/个体户提供服务;(2)平台商仅扮演媒合消费者与服务业者的角色,按媒合结果收取平台使用费,服务费用则由业者自行向消费者收取;(3)平台商除了媒合消费者与业者之外,也经手金流,并派遣第三方(如外送员)协助服务、物流,平台商同时向消费者与业者收取平台费与佣金。

上述三种营运类型同时对应到全额开立发票、或仅限服务费或收付差额开立,也各有实际案例可循,与其单独业者逐案申请、耗时耗力,是否直接由财政部发布解释函令,更可大幅缩减征纳劳费时间,短期内解决眼下的税务症结?

中长期的视野,分享经济模式再经过五到十年的发展,或许将孕育出台湾专兼职的百万个体户大军,今日小规模营业人免开发票、查定课征、跨境电商简易税制等,到时根本无力应付。

落实境外电商的落地营运,普及行动支付、云端发票,逐步让小店铺升级为一般营业人,进而推动全民皆可成为营业人的简易税制,分享经济才可浮上地面,更能永续、健全发展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xajxbj.com/dianping/201910/62.html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需项已做标记*